经过河北


    昨天晚上一直骑到了晚上十点,一路看见远处的旅虹灯到处闪烁,以为一定有好吃好喝的和住的在前面,没想到一直几十里地都是卖煤的,最关键和最要命的是因为过往的车辆大部分是运煤的,而且基本都超载,一路煤烟滚滚,偶尔看见一个行人,黑脸的,我则一直戴着口罩。    今天吃过早餐后旅馆老板说:送你一个护身符吧,我说好啊。“法轮大法好!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