橡皮山上我们在讨论,难道马嘉嵘怀孕了吗?

geermu_012
5.10我们在翻越橡皮山的时候一边推车一边讨论,为什么还没来月经,推迟4天了,不会是怀孕了吧。按道理来说不会啊,马嘉嵘之前很少有这种情况,如果真怀孕了的话那就不能骑了,想来想去赶紧打车去格尔木,确定一下是否怀孕。
路上碰到一个小伙子,从杭州单车去的拉萨,走的川藏线,然后又从拉萨走青藏线去西宁,在黑马河的时候后车轴坏了,一路推过来,看他的样子想起我06年的时候,状态很像。
一路经过曾经和余浩[......]阅读全文

继续,未尽的旅行!

IMG_2475      时隔4个月后,我们又来到了西宁。
      同样的旅程,不一样的心情!这次没和家里人说,阴差阳错的一些事情,又把我们推向了荒原。
      本来准备5、6怀孕的,没想到一次感冒折腾了马嘉嵘十几天,开始让她吃药,她非说要靠自己的抵抗力战胜感冒,最后咳血,还被一个医生弄去拍X光片,拍完才知道怀孕前不能拍片子。
      和爸妈吃饭的时候,爸妈和马哥都说这马嘉嵘的身体怎么没锻炼好啊,看来是回来早了(上次的旅行) 。一句话让我们回家就打包东西,所有装备都早已整装待发。
      马嘉嵘说,这次一定要骑到西藏去。我心想,这应该才是马嘉嵘的性格吧,她一向做事情都有着坚定的意志力,上次的半途而废让我数月来郁郁寡欢,干什么都提不起劲头,一切计划都被打乱了。
      我早就知道5月份西的部是风沙最大的时候,这个我没和马嘉嵘说。
      在西宁,我们整理了一天装备,5.2号就出发了,现实和理想总是有一些区别,马嘉嵘出发之前的信心满腹,出发才两天就被高原缺氧、日月山和风沙消耗的没了踪影。我很无奈,发现2个人的旅行要克服的困难远远比一个人艰难百倍!要哄着,伺候着,还要做思想工作,弄到最后我一点脾气都没有了。
      在西宁请一个活佛吃饭的时候,他说我们的旅行也是修炼,我深信不疑。要能完成这次旅行可真不容易。
      呵呵,不管怎么说,重新踏上旅程,总是一件开心的事情,这还只是刚刚开始,还不是最艰苦的时候,也要先适应一下高原反应。所以我们4号晚上就在青海湖边住上了,等马嘉嵘6号的例假,没想到8号还没来,总不能一直等啊,我们决定一边走一边看,可能因为新环境和高原延迟几天。

[......]阅读全文

悼念06年旅行时碰到的德国夫妇

当我们正准备开始新的旅行的时候,找到了06年旅途中碰到的德国夫妇Andreas,Lina的名片,再次进他们网站看了一下,顺便用GOOGLE翻译了一下,发现Andreas出意外去世了,虽然我们这几年就邮件联系了几次,但心里也不是滋味。我给Lina写了一封信,

[......]阅读全文

我要成为亿万富翁

Aside


        我成为亿万富翁的目标是大学的时候立下的,那个时候“神父”在湖北美院旁边的那个小山的一个小房子里一心搞创作,老胡和我住一起,我们经常去神父那里侃大山。我特别喜欢神父那个时期的作品,虽然神父现在的作品都能在北京做展览,还能卖钱,但我还是喜欢他那个时期的作品。  &

[......]阅读全文

怎样去周游世界?环游世界的方式!

m1890_E-1920-x-1200
 

你想环游世界,你总能找到一种适合自己的方法。有时候金钱并不重要,你最缺乏的其实是勇气。

[徒步环球] 这或许是最艰苦的环球方式,55岁的加拿大男子贝力弗就选择徒步环游地球。他花了10年时间,环绕地球走了66700公里,踏遍62个国家,磨破46双鞋,他目前已经到达澳洲。如无意外,他将于明年返抵加拿大老家蒙特利尔。贝力弗的全部行李是一辆三轮手推车,车上装着水箱、帐篷、衣物、运动鞋和干粮。

[自行车] 自行车可以说是最低碳环保的交通工具,而且转化成动能的效率奇高。目前世界上已经以及正在使用自行车旅游的人很多,因为它的速度恰到好处。在自行车上看风景,既不会因为太慢而感到有些闷,也不会因为太快,需要不时停下来让灵魂赶上自己的脚步。

[无动力帆船] “翟墨领航–2011中国环球航海行动”将由中国航海第一人翟墨领航,并率领100名航海勇士,驾驶6艘60英尺长的远洋巡航帆船,航行太平洋、大西洋、印度洋和南大洋“四大洋”,将登陆亚洲、非洲、大洋洲、南美洲和南极洲“五大洲”,将首次访问中国“长城”科学考察站。沿途航经27个国家的34个航点,航程32000海里。相信这次活动之后,中国人驾帆船环球将不再是新鲜事。

[......]阅读全文

克里希那穆提:到底有没有成就这样东西?……

       克里希那穆提说:“到底有没有成就这样东西?还是它只是人类追求的一个观念而已?因为你即使达到了目标,永远都还有一个更远的目标在前面等待你去完成。只要你追求任何方面的成就,你就不可避免地会陷入奋斗和冲突之中,不是吗?”
        人生如果不去追求任何形式的成就是不是就没有动力了呢?这些世俗的所谓成就一方面是肤浅的,另一方面,它也是没有止境的。如果一个人此生的目的就是追求那些用各种各样的世俗标准来衡量的成就,譬如名望、金钱、地位,那他就永远不能停歇,永远没有时间享受此生的快乐。
        如果我们的生命不应当用来追求成就,那么应当用来做什么呢?人怎样才能获得快乐的人生呢?克里希那穆提为我们提供的人生方案就是:并不与他人竞争;并不追求世俗的成就;只是去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成为一个自由的人,拥有快乐的人生。

[......]阅读全文

我们回家,余波继续前行!

IMG_5688
          明天我和我的嵘嵘公主就要回武汉了,从我不当队长开始后发生了很多事情,一言难尽。今天也没心情写一些没用的小事情。归纳一下还是我这个队长没当好,马嘉嵘其实也挣扎了很多次是回家还是继续走。虽然说这次的旅行到今天结束了,但我心里明白,如果不走完剩下的路,我的心会一直放不下,只是在等待什么时候走完而已。让余波

[......]阅读全文

我辞职了,马嘉嵘荣升队长,余波为副队长,我贬为队员!

 
       从郎木寺出来后晚上六点我们到尕海吃完饭,听别说说去碌曲的路40多公里差不多都是下坡,我说要不干脆晚上赶到碌曲吧。马嘉嵘说无所谓,余波本来很不赞成,但看我俩都同意了也没话说了。最后8:30到尕秀的时候才走了20多公里,马嘉嵘已经有点受不了了,余波一路更是一言不发,我知道他也一定是生气了。这个时候估计气温零

[......]阅读全文

不管哪里的草原,永远都是那么的美!

2010-12-4-郎木寺 - 洪哥与嵘嵘公主的单车 - ◆洪哥与嵘嵘公主的单车◆备份资料库
过了松潘就是大草原,马嘉嵘说夏天我们一定要开车来这里,因为太美了。从松潘出来就是大草原下午五点半我们找了一处满是老鼠洞的草地开始扎营,气温下降的很快,白天还10几度,太阳还没完全落山,就差不多零度了,余波说天气预报晚上气温为零下十七度。第一次扎营就这么冷,希望他能承受。看见余波钻进帐篷,我把菜分了他一些就回自己帐篷了,把裤子脱了直接钻睡袋,他吃完饭不怕冷说出来看星星,顺便给我们拍了张照片。

[......]阅读全文

经过映秀、汶川,到达松潘前一个小村,余波已经基本适应!

IMG_4802
 

余波24号晚上到成都,我们去机场接他刚一回来,就泡茶喝了起来,我之前也都喝茶,但没想到后来晚上睡不着,马嘉嵘更是折腾了一夜,最后一直到早上6点才睡着。从那以后马嘉嵘就再也不喝茶了,我也喝的少。看来吃素之后再喝茶也要适量,否则肚子里面没油水,吃不消。
25号和余波一起逛了几家户外店,采购了一些装备,
        ……
        这一路上我们了解了一点关于地震以及受灾群众的事情,第一个人说他没拿到政府的一分钱,还被强制贷款2万,却没拿到钱,钱被干部拿走搞建设;温家宝讲话的时候,周围的群众都不是他们当地人;第二个人说他家倒塌一半的房子申报重建,给了1000元修缮费用,还要求在一个空白的受灾物质领取单上签字;第三个人说政府给他建了房子和小卖部,还给了他钱做生意;第二天江泽民要来视察,所有高速路边的栏杆都请人在雨中全部擦洗一遍;很多修建的很漂亮的房子里都是空的,我在想:这里房价几何?……似乎这里有部分受灾群众很感谢全国、全世界人民,但却对当地政府的所作所为不满。
        路上还碰到一个从山西过来援建的朋友,他在山西也爱好单车,他的单车配置2万多一辆。他在这边是做工程质量检验的,也说了这边很多工程建设的黑幕,到处偷工减料,一个亿的工程,偷工减料的成本就五千万,另外五千万全部送礼回扣等。
        余波、马嘉嵘对于这些事情都非常的气愤,晚上都睡不着觉,大骂贪官污吏。马嘉嵘之前从不说脏话的,也忍不住了。而我的内心却似乎越来越清醒,我说不要听几个人说几句话就把我们的政府给全盘否定了,贪污腐败是任何国家都存在的,余波甚至说我“我怎么看你说话像共产党员啊”。
        我认为这一切不是共产党的问题,不是贪官污吏的问题,是信仰的问题。你看台湾多民主,总统都可以坐牢,没有贪官污吏吗?美国就没有吗?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骗子,光做损人利己的事情。
        我没有研究过共产党党章等东西,但有一条我认为就注定了不可能根本消除某些党员贪污腐败的现象:共产党员不能信仰佛教,不能搞宗教信仰,无神论,必须信仰马克思列宁主义。
        我们的共产党在立党之初就将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真理拒之门外,要知道,所谓神,那是先人为了让我们方便理解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真理而制造出来的,但真理并没有错。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力量是“爱和感恩”,佛教理论条条都是教人用爱去感应这个世界,我们为何要抛弃TA。难道毛泽东不是神吗?他是我父亲心中的神。
        我爸爸是一个共产党员,他和我妈妈在过去的十几年里每逢初一、十五都烧香供奉我们洪氏家族的龙胡子。去年过年组织玩龙灯。过节的时候,要摆很多菜先给祖宗先人吃,我们烧香磕头之后,再把菜撤下来热一热我们一家人吃,似乎很迷信的一个人。但我认为我爸爸是一个优秀的共产党员,没有半官半职,却为我们老家的村里做了不少事情。曾经很久以前我妈妈半开玩笑的对我说,你爸是一只掉队的大雁,找不到党在什么地方。
        我想,在我爸年轻的那个年代,所有人都以加入中国共产党为荣,都以为人民服务为荣。而现在,多少人为了工作入党、为了升官发财入党。谈起共产党员,似乎更多的是贪污腐败。
        而我个人认为,贪污腐败和共产党没有关系,和个人的信仰有关系。一个没有信仰的人,不认为做坏事不好,不认为积德行善是好事。他不管处于何种党派、何种地位、成为何种人物,都可能会为了个人利益,做出等等苟且之事。就如同即便我爸不是共产党员,他也一定会是一个好人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