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哪里的草原,永远都是那么的美!

2010-12-4-郎木寺 - 洪哥与嵘嵘公主的单车 - ◆洪哥与嵘嵘公主的单车◆备份资料库
过了松潘就是大草原,马嘉嵘说夏天我们一定要开车来这里,因为太美了。从松潘出来就是大草原下午五点半我们找了一处满是老鼠洞的草地开始扎营,气温下降的很快,白天还10几度,太阳还没完全落山,就差不多零度了,余波说天气预报晚上气温为零下十七度。第一次扎营就这么冷,希望他能承受。看见余波钻进帐篷,我把菜分了他一些就回自己帐篷了,把裤子脱了直接钻睡袋,他吃完饭不怕冷说出来看星星,顺便给我们拍了张照片。

[......]阅读全文

经过映秀、汶川,到达松潘前一个小村,余波已经基本适应!

IMG_4802
 

余波24号晚上到成都,我们去机场接他刚一回来,就泡茶喝了起来,我之前也都喝茶,但没想到后来晚上睡不着,马嘉嵘更是折腾了一夜,最后一直到早上6点才睡着。从那以后马嘉嵘就再也不喝茶了,我也喝的少。看来吃素之后再喝茶也要适量,否则肚子里面没油水,吃不消。
25号和余波一起逛了几家户外店,采购了一些装备,
        ……
        这一路上我们了解了一点关于地震以及受灾群众的事情,第一个人说他没拿到政府的一分钱,还被强制贷款2万,却没拿到钱,钱被干部拿走搞建设;温家宝讲话的时候,周围的群众都不是他们当地人;第二个人说他家倒塌一半的房子申报重建,给了1000元修缮费用,还要求在一个空白的受灾物质领取单上签字;第三个人说政府给他建了房子和小卖部,还给了他钱做生意;第二天江泽民要来视察,所有高速路边的栏杆都请人在雨中全部擦洗一遍;很多修建的很漂亮的房子里都是空的,我在想:这里房价几何?……似乎这里有部分受灾群众很感谢全国、全世界人民,但却对当地政府的所作所为不满。
        路上还碰到一个从山西过来援建的朋友,他在山西也爱好单车,他的单车配置2万多一辆。他在这边是做工程质量检验的,也说了这边很多工程建设的黑幕,到处偷工减料,一个亿的工程,偷工减料的成本就五千万,另外五千万全部送礼回扣等。
        余波、马嘉嵘对于这些事情都非常的气愤,晚上都睡不着觉,大骂贪官污吏。马嘉嵘之前从不说脏话的,也忍不住了。而我的内心却似乎越来越清醒,我说不要听几个人说几句话就把我们的政府给全盘否定了,贪污腐败是任何国家都存在的,余波甚至说我“我怎么看你说话像共产党员啊”。
        我认为这一切不是共产党的问题,不是贪官污吏的问题,是信仰的问题。你看台湾多民主,总统都可以坐牢,没有贪官污吏吗?美国就没有吗?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骗子,光做损人利己的事情。
        我没有研究过共产党党章等东西,但有一条我认为就注定了不可能根本消除某些党员贪污腐败的现象:共产党员不能信仰佛教,不能搞宗教信仰,无神论,必须信仰马克思列宁主义。
        我们的共产党在立党之初就将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真理拒之门外,要知道,所谓神,那是先人为了让我们方便理解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真理而制造出来的,但真理并没有错。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力量是“爱和感恩”,佛教理论条条都是教人用爱去感应这个世界,我们为何要抛弃TA。难道毛泽东不是神吗?他是我父亲心中的神。
        我爸爸是一个共产党员,他和我妈妈在过去的十几年里每逢初一、十五都烧香供奉我们洪氏家族的龙胡子。去年过年组织玩龙灯。过节的时候,要摆很多菜先给祖宗先人吃,我们烧香磕头之后,再把菜撤下来热一热我们一家人吃,似乎很迷信的一个人。但我认为我爸爸是一个优秀的共产党员,没有半官半职,却为我们老家的村里做了不少事情。曾经很久以前我妈妈半开玩笑的对我说,你爸是一只掉队的大雁,找不到党在什么地方。
        我想,在我爸年轻的那个年代,所有人都以加入中国共产党为荣,都以为人民服务为荣。而现在,多少人为了工作入党、为了升官发财入党。谈起共产党员,似乎更多的是贪污腐败。
        而我个人认为,贪污腐败和共产党没有关系,和个人的信仰有关系。一个没有信仰的人,不认为做坏事不好,不认为积德行善是好事。他不管处于何种党派、何种地位、成为何种人物,都可能会为了个人利益,做出等等苟且之事。就如同即便我爸不是共产党员,他也一定会是一个好人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