橡皮山上我们在讨论,难道马嘉嵘怀孕了吗?

geermu_012
5.10我们在翻越橡皮山的时候一边推车一边讨论,为什么还没来月经,推迟4天了,不会是怀孕了吧。按道理来说不会啊,马嘉嵘之前很少有这种情况,如果真怀孕了的话那就不能骑了,想来想去赶紧打车去格尔木,确定一下是否怀孕。
路上碰到一个小伙子,从杭州单车去的拉萨,走的川藏线,然后又从拉萨走青藏线去西宁,在黑马河的时候后车轴坏了,一路推过来,看他的样子想起我06年的时候,状态很像。
一路经过曾经和余浩[......]阅读全文

继续,未尽的旅行!

IMG_2475      时隔4个月后,我们又来到了西宁。
      同样的旅程,不一样的心情!这次没和家里人说,阴差阳错的一些事情,又把我们推向了荒原。
      本来准备5、6怀孕的,没想到一次感冒折腾了马嘉嵘十几天,开始让她吃药,她非说要靠自己的抵抗力战胜感冒,最后咳血,还被一个医生弄去拍X光片,拍完才知道怀孕前不能拍片子。
      和爸妈吃饭的时候,爸妈和马哥都说这马嘉嵘的身体怎么没锻炼好啊,看来是回来早了(上次的旅行) 。一句话让我们回家就打包东西,所有装备都早已整装待发。
      马嘉嵘说,这次一定要骑到西藏去。我心想,这应该才是马嘉嵘的性格吧,她一向做事情都有着坚定的意志力,上次的半途而废让我数月来郁郁寡欢,干什么都提不起劲头,一切计划都被打乱了。
      我早就知道5月份西的部是风沙最大的时候,这个我没和马嘉嵘说。
      在西宁,我们整理了一天装备,5.2号就出发了,现实和理想总是有一些区别,马嘉嵘出发之前的信心满腹,出发才两天就被高原缺氧、日月山和风沙消耗的没了踪影。我很无奈,发现2个人的旅行要克服的困难远远比一个人艰难百倍!要哄着,伺候着,还要做思想工作,弄到最后我一点脾气都没有了。
      在西宁请一个活佛吃饭的时候,他说我们的旅行也是修炼,我深信不疑。要能完成这次旅行可真不容易。
      呵呵,不管怎么说,重新踏上旅程,总是一件开心的事情,这还只是刚刚开始,还不是最艰苦的时候,也要先适应一下高原反应。所以我们4号晚上就在青海湖边住上了,等马嘉嵘6号的例假,没想到8号还没来,总不能一直等啊,我们决定一边走一边看,可能因为新环境和高原延迟几天。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