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杨林与沙漠绿洲-新疆

IMG_4933        我也没问过别人,马嘉嵘说这应该是千年的胡杨吧。塔卡拉玛干沙漠南边基本都是戈壁滩,但经常会有大片的胡杨林和一望无际的芦苇草,我想,在以前道路不好的时候,偶尔看到一片绿洲,对于旅行者来说一定是件异常激动的事情。即使是现在,一望无际的戈壁滩上突然出现一片绿洲,也能让我们激动不已。脸颊灼人的热流突然变成凉飕飕的清风,还夹带着不知名的花草香味,成群的牛羊点缀在翠绿的草原上……
隔壁摊上,只[......]阅读全文

百年新娘之2011-大漠出土-嵘嵘公主!冲出魔鬼城后的沙尘暴!

IMG_4911-b      本来一箱油可以跑500多公里,怎么计算都不可能半路抛锚,最后到一处美丽的山谷没油了,剩下备用油箱说是可以跑20多公里。想想应该是因为负重太多,加上马嘉嵘、高原、新车磨合、逆风……等原因。
看着这个风沙造就的山谷,我和马嘉嵘说:要不去拍几张婚纱呗,以后有沙漠,但雅丹地貌里的沙漠以后不会再有了。我们走了大概一个小时,到达了山谷对面的沙丘处。
我们拍完婚纱的时候,发现山谷的尽头有点要下雨[......]阅读全文

摩托车日记:美丽与恐惧同在

IMG_3747        回到格尔木后,我们思考了一晚上,本来是想租车,可一打听青海和新疆都没有神舟租车的。最后经过了一系列的事情之后我们选择了摩托车,买了一辆新大洲本田125的摩托,这段时间里非常感谢机场工作的王明(06年认识的车友)一直出谋划策,专门抽一天时间当我的摩托车教练,教我骑摩托,非常感动。还有王明他老婆楠楠和马嘉嵘聊的特别投机,一见如故,连聊几天都有话说,难得啊!
第一天十个小时才骑了190[......]阅读全文

马嘉嵘说这是食人蚊。

IMG_3667        刚出格尔木,很美,戈壁滩上偶尔出现一个绿洲农场什么的,还不错,但等我们晚上扎营的时候,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了,铺天盖地的蚊子,到处都是,躲都没地方躲。换了好几个地方准备扎营,都被蚊子赶的到处跑,最后发现躲不掉,这里所有地方都是蚊子。
        最后我们在一处泵站边扎营,一切只能在帐篷内活动,外面全是蚊子,马嘉嵘开始还阿弥陀佛祈祷蚊子菩萨别咬她,可能是心不够诚,蚊子菩萨不听她的话,咬的她一点脾气都没有了,最后也无奈中杀生了。
       我想,这种隔壁摊上,很少有活物,好不容易来了两个大活人,他们可是前仆后继的不怕死,宁愿被打死,也不想饿死。
       蚊子让马嘉嵘又打了退堂鼓,说要搭车去花土沟,后来又说直接搭车去新疆,再后来又说搭车去西藏。
       我郁闷了,在我的想象中,不可能不出现困难,但不能一碰到困难就退缩啊。
       我说如果要搭车的话就现在回格尔木去,我们把单车托运回家,租车或者其他有计划的方式,否则搭车的费用都可以买一辆车了,这边动则几百上千公里,包车很贵。而且老是碰到困难就退缩,我这边很难再做计划了。

[......]阅读全文

格尔木蒙语指河流众多的地方,巴特哥带我去越野!

第二次来格尔木,06年认识的单车驿站的梦海介绍了巴特青年旅馆老板“巴特”和我们认识,喝酒时候随便的一句话“带我们去玉珠峰”,最后巴特组织了7个人 开了2辆越野车,去青藏线附近转了一圈,巴特蒙古人,和我们讲了很多蒙古族的事情。
一路上我们碰到很多野生动物与我们擦肩而过。雪地上吃西瓜……..
IMG_1849[......]阅读全文

橡皮山上我们在讨论,难道马嘉嵘怀孕了吗?

geermu_012
5.10我们在翻越橡皮山的时候一边推车一边讨论,为什么还没来月经,推迟4天了,不会是怀孕了吧。按道理来说不会啊,马嘉嵘之前很少有这种情况,如果真怀孕了的话那就不能骑了,想来想去赶紧打车去格尔木,确定一下是否怀孕。
路上碰到一个小伙子,从杭州单车去的拉萨,走的川藏线,然后又从拉萨走青藏线去西宁,在黑马河的时候后车轴坏了,一路推过来,看他的样子想起我06年的时候,状态很像。
一路经过曾经和余浩[......]阅读全文

继续,未尽的旅行!

IMG_2475      时隔4个月后,我们又来到了西宁。
      同样的旅程,不一样的心情!这次没和家里人说,阴差阳错的一些事情,又把我们推向了荒原。
      本来准备5、6怀孕的,没想到一次感冒折腾了马嘉嵘十几天,开始让她吃药,她非说要靠自己的抵抗力战胜感冒,最后咳血,还被一个医生弄去拍X光片,拍完才知道怀孕前不能拍片子。
      和爸妈吃饭的时候,爸妈和马哥都说这马嘉嵘的身体怎么没锻炼好啊,看来是回来早了(上次的旅行) 。一句话让我们回家就打包东西,所有装备都早已整装待发。
      马嘉嵘说,这次一定要骑到西藏去。我心想,这应该才是马嘉嵘的性格吧,她一向做事情都有着坚定的意志力,上次的半途而废让我数月来郁郁寡欢,干什么都提不起劲头,一切计划都被打乱了。
      我早就知道5月份西的部是风沙最大的时候,这个我没和马嘉嵘说。
      在西宁,我们整理了一天装备,5.2号就出发了,现实和理想总是有一些区别,马嘉嵘出发之前的信心满腹,出发才两天就被高原缺氧、日月山和风沙消耗的没了踪影。我很无奈,发现2个人的旅行要克服的困难远远比一个人艰难百倍!要哄着,伺候着,还要做思想工作,弄到最后我一点脾气都没有了。
      在西宁请一个活佛吃饭的时候,他说我们的旅行也是修炼,我深信不疑。要能完成这次旅行可真不容易。
      呵呵,不管怎么说,重新踏上旅程,总是一件开心的事情,这还只是刚刚开始,还不是最艰苦的时候,也要先适应一下高原反应。所以我们4号晚上就在青海湖边住上了,等马嘉嵘6号的例假,没想到8号还没来,总不能一直等啊,我们决定一边走一边看,可能因为新环境和高原延迟几天。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