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映秀、汶川,到达松潘前一个小村,余波已经基本适应!

IMG_4802
 

余波24号晚上到成都,我们去机场接他刚一回来,就泡茶喝了起来,我之前也都喝茶,但没想到后来晚上睡不着,马嘉嵘更是折腾了一夜,最后一直到早上6点才睡着。从那以后马嘉嵘就再也不喝茶了,我也喝的少。看来吃素之后再喝茶也要适量,否则肚子里面没油水,吃不消。
25号和余波一起逛了几家户外店,采购了一些装备,
        ……
        这一路上我们了解了一点关于地震以及受灾群众的事情,第一个人说他没拿到政府的一分钱,还被强制贷款2万,却没拿到钱,钱被干部拿走搞建设;温家宝讲话的时候,周围的群众都不是他们当地人;第二个人说他家倒塌一半的房子申报重建,给了1000元修缮费用,还要求在一个空白的受灾物质领取单上签字;第三个人说政府给他建了房子和小卖部,还给了他钱做生意;第二天江泽民要来视察,所有高速路边的栏杆都请人在雨中全部擦洗一遍;很多修建的很漂亮的房子里都是空的,我在想:这里房价几何?……似乎这里有部分受灾群众很感谢全国、全世界人民,但却对当地政府的所作所为不满。
        路上还碰到一个从山西过来援建的朋友,他在山西也爱好单车,他的单车配置2万多一辆。他在这边是做工程质量检验的,也说了这边很多工程建设的黑幕,到处偷工减料,一个亿的工程,偷工减料的成本就五千万,另外五千万全部送礼回扣等。
        余波、马嘉嵘对于这些事情都非常的气愤,晚上都睡不着觉,大骂贪官污吏。马嘉嵘之前从不说脏话的,也忍不住了。而我的内心却似乎越来越清醒,我说不要听几个人说几句话就把我们的政府给全盘否定了,贪污腐败是任何国家都存在的,余波甚至说我“我怎么看你说话像共产党员啊”。
        我认为这一切不是共产党的问题,不是贪官污吏的问题,是信仰的问题。你看台湾多民主,总统都可以坐牢,没有贪官污吏吗?美国就没有吗?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骗子,光做损人利己的事情。
        我没有研究过共产党党章等东西,但有一条我认为就注定了不可能根本消除某些党员贪污腐败的现象:共产党员不能信仰佛教,不能搞宗教信仰,无神论,必须信仰马克思列宁主义。
        我们的共产党在立党之初就将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真理拒之门外,要知道,所谓神,那是先人为了让我们方便理解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真理而制造出来的,但真理并没有错。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力量是“爱和感恩”,佛教理论条条都是教人用爱去感应这个世界,我们为何要抛弃TA。难道毛泽东不是神吗?他是我父亲心中的神。
        我爸爸是一个共产党员,他和我妈妈在过去的十几年里每逢初一、十五都烧香供奉我们洪氏家族的龙胡子。去年过年组织玩龙灯。过节的时候,要摆很多菜先给祖宗先人吃,我们烧香磕头之后,再把菜撤下来热一热我们一家人吃,似乎很迷信的一个人。但我认为我爸爸是一个优秀的共产党员,没有半官半职,却为我们老家的村里做了不少事情。曾经很久以前我妈妈半开玩笑的对我说,你爸是一只掉队的大雁,找不到党在什么地方。
        我想,在我爸年轻的那个年代,所有人都以加入中国共产党为荣,都以为人民服务为荣。而现在,多少人为了工作入党、为了升官发财入党。谈起共产党员,似乎更多的是贪污腐败。
        而我个人认为,贪污腐败和共产党没有关系,和个人的信仰有关系。一个没有信仰的人,不认为做坏事不好,不认为积德行善是好事。他不管处于何种党派、何种地位、成为何种人物,都可能会为了个人利益,做出等等苟且之事。就如同即便我爸不是共产党员,他也一定会是一个好人

[......]阅读全文

九寨沟:人间的天堂

九寨沟:人间的天堂 - 洪哥与嵘嵘公主的单车 - ◆洪哥与嵘嵘公主的单车◆备份资料库
        老朋友余波说要加入我们的队伍,我们在成都等他,26号一起去西宁,在这几天,我们又去了趟九寨沟。摄影师朋友建设祖国说照片颜色有点问题,想想也是,那么清澈的蓝色、绿色的水,不亲眼见到是不会相信的,还以为是相机出了问题,或者处理了颜色。等回家之后一定带爸妈他们来玩玩!
        今天买了4本书,释迦摩尼佛传、光耀生命、瑜伽:气功与冥想、巴坦加里的瑜伽经、中国气功探秘(第2版)。起因是前几天我俩在讨论释迦摩尼佛,我当时的第一感觉就是释迦摩尼一定也练瑜伽,马嘉嵘就认为我太肯定了,她认为学佛和瑜伽没有太大关系。但我却认为,真要明心见性,必须通过瑜伽或者气功这样类似的东西来禅定。否则进不了那种境界,永远都只会停留在玄谈,理论超过现实,体会不到佛陀住世的本怀。

        最后我上网一搜索,发现真和我预料的一样,释迦牟尼佛诞生时正是印度的瑜伽教派兴盛的时期,他出家之初,就跟随当时的两位瑜伽大师阿逻·迦罗摩和郁陀迦·罗摩子修炼瑜伽、学习《吠陀经》和《奥义书》,学习禅定,以此找到解脱的途径。他学修“无所有处定”和“非想非非想处定”,都获得成就。
        而我个人认为,气功、太极应该是来源于瑜伽,我们下段时间要好好的研究研究瑜伽。而且这几天我们还发现一个小故事,“万行”法师曾经在西藏闭关,当时的上师是一对喇嘛夫妇,那纯属得道高僧,却是夫妻。这就让我们解除了一个困惑,“不出家也能成佛”。佛不是让我们抛弃“爱”,而是让我们“为爱而活”!
        从释迦牟尼佛成道的经历看,佛陀如果没有当年瑜伽禅定修行基础,不可能在短短四十九天证得无上正等正觉,所以说佛陀是在古印度传统的瑜伽禅思冥想基础上创立了佛教思想,佛教采用瑜伽始于佛陀。但是释迦牟尼佛不以瑜伽为达到解脱的唯一方法,他认为要配合戒和慧,要有正见,光有瑜伽修行是不彻底的。佛陀的智慧正见把瑜伽发挥到了一个极限的巅峰。佛陀关于瑜伽的闸述(记录在佛教经论中)比帕坦迦利的《瑜伽经》更加系统和精深。
        书要明天才能送到,先写到这里,半夜了。
        谢谢朋友们一直以来对我们的关注,个人的一些愚知拙见不一定正确,欢迎大家批评指正。

[......]阅读全文

徒步穿越贡嘎雪山-马嘉嵘说要回北京

2010-11-8-成都-贡嘎雪山 - 洪哥与嵘嵘公主的单车 - ◆洪哥与嵘嵘公主的单车◆备份资料库

……
11月3日早上七点出发去贡嘎,需要一天半才能到达。我们经318国道,路过了大渡河,康定、泸定桥……发现四川的山真多啊!树很美,大片的墨绿里点缀金黄、柠檬黄、浅绿、桔黄、桔红、桃红……怎么这么多颜色呢?山顶上还盖着皑皑的白雪。可惜在车上,一路美景太多,老停车就到不了贡嘎雪山了,五颜绿色的这些照片就没有拍,我在想,去西宁的路上一定也有这样的景色。
……
原来在北京马嘉嵘就早晚手脚冰凉,和着衣服钻进睡袋里,马嘉嵘依然不停的哆嗦,和我哭着叫冷,一个老驴说“睡觉的时候千万把衣服全部都脱了,只留里面的保暖内衣,把脱出来的衣服压在睡袋外面,穿着冲锋衣睡觉睡袋就不起作用了”……我之前还不知道呢。隔壁的小夫妻说“你们把睡袋合到一起,你抱着她会暖和一些”……我合并了睡袋,把我的睡袋抓绒内胆盖到马嘉嵘的睡袋外面,把所有衣服全部压到马嘉嵘的那边,当马嘉嵘把冰凉的手脚钻到我身上的时候,我算是松了一口气,这下应该不冷了吧……
长夜漫漫待天明,我一直迷迷糊糊的,可能睡了个把小时,马嘉嵘说一直没睡着。
马嘉嵘说“洪哥,我们回北京吧”
“好的,如果想回家就回去吧”我说
马嘉嵘说“我再也不出来了,这个鬼地方,好难受,再美我也不看了”
“恩,我也很难受”我说
“你和陈超说,让他找个车,我明天一早就要回成都去,我受不了”马嘉嵘哭着说
“好的,明天一早我就让他安排一匹马背你下山”
……
“我好难受,好冷,想吐,要不我们坐着吧”我们又穿起了衣服坐在帐篷里……
“好困,要不我们睡一会吧!”这都已经凌晨四点多了,我又和着衣服随便钻进睡袋里。
马嘉嵘依然坐着“你睡吧,我睡不着”迷迷糊糊中大概5点多她也支持不下去了,蜷缩在我的身边。
……
早上起床收拾帐篷和睡袋的时候我已经不行了,不停的咳嗽,收拾好帐篷和睡袋就花了半个多小时,马嘉嵘还是手脚冰凉,不停的哆嗦,哭着要回成都。
……
早餐后我们开始下山,我突然发现我怎么下山也没有力气啊,但马嘉嵘却是越下山越舒服,太阳一出来,她就又活蹦乱跳了。我走一会就要休息,整整一个上午马嘉嵘没有要求休息一下,水壶、吃的、相机全部给马嘉嵘背着,我还是觉得累,走几分钟休息一下,后来才发现我发烧了,而马嘉嵘已经适应高原了!她拉着我一步一步的往山下走,
……
昨晚和嵘嵘去电影院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看完了电影“康定情歌”,那景都是前几天我们刚经过的一些地方,电影很感人,让我们感慨万千,我们也坚定了要一起创造属于我们自己的那个伟大的爱情故事……
我们住在旅馆里,马嘉嵘也没提“回家”这两个字,细心的照料着我的起居饮食,等待着我们旅程的真正开始!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