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到了北京

我的联合艺佰的帅照       我到了北京,本只想着去了是教别人画画,没想到了来了之后,发生很多事情。马校长比我大三岁,是个了不得的人,他说想做个学校,一个艺术学校,一个只要对艺术有想法就可以得到免费培养和包装推广的学校与机构,这是对传统艺术院校的挑战。他问我怎么看这个事情,我说“先做吧,做了再说”。我已经在开始写方案和搜集相关资料了。这里碰到了清华美院的伍殿铭教授,老艺术家,通过他的关系,马校长开始接触艺术界的元老,他们说话都很有分量,而且对这个事情很感兴趣,年纪大的人不讲回报,只单纯的看待这个事情,像伍教授一样,很好的人,对我们年轻人很关照,也都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做点对社会有意义的事情,按马校长的话说就是“民族利益高于一切”。[......]阅读全文